图片8
中投研究院副院長陳超 
  訊 由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、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聯合主辦的“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2017北京年會”於8月19日舉行。中投研究院副院長陳超出席致辭。
  陳超表示,不能將美聯儲縮表的影響簡單化。金融市場是由預期主導的,而美聯儲和市場的預期一直是存在比較大的分歧的。比如從2015年12月開始,美聯儲加息了大概四次,到了1.25聯邦基準利率,但實際上從之前的聯儲判斷來說,認為會比這個要更高。
  他表示,金融市場最大的特點就是反射性,金融市場這種社會科學,你既是研究對象,也是參與者,所以我們的市場預期在影響著未來的事件。如果市場達成一致的預期,認為“縮表”可能導致國債收益率上行,現在就開始賣國債,那國債現在就會開始上行,進一步強化“縮表”的預期。怎樣管理預期,對預期合理引導,又會產生影響。
  此外,經濟存在內在的負反饋機製,並不意味著我們一“縮表”,整個流動性減少,經濟不行,國債收益率就上行,因為它還存在其他的機製在影響。經濟學當中所謂的利率和匯率是最常見的負反饋機製。
  他指出,市場本身存在著均值回歸的傾向,過去的預測真的不是那麽準確。比如從2009年2月,道瓊斯當時是8000多點,昨天是21674點,標普指數,2009年2月是800多點,昨天是2400多點。過去大家認為收益率不行,但是現在來看過去是大牛市。現在各類資產都出現高估,它的高估背後肯定有均值回歸,這是不可阻擋的。
  金融周期、增長周期、通脹周期是此消彼漲的,一方麵經濟周期到了一個頂點,但是它是不是還在上行,從美國跡象來說,他並沒有看到拐點往下走,金融的作用,經濟的作用交織在一起,判斷不能簡單概之。
  那麽到底“縮表”會怎樣縮,會出現什麽樣的情形?他認為,一種可能是特別快,現在整個資產負債表10.2萬億左右,未來四年到期就有兩到三萬億,如果是這樣自然“縮表”,到期了不再投資,到2021年可能到2.2萬億,如果進程太快,對市場是影響很大的,也不太可能出現這種情況。
  另外一種情形是太慢,太慢的結果,就是自然資產泡沫、房價、風險資產估值不斷上行,帶來通脹意外上行都是有可能的,現在存在這種風險。
原文地址:http://news.10jqka.com.cn/20170821/c599792809.shtml